當前位置:
首頁 > 西語閱讀 > 西語美文 > 西班牙語圖書:《等你呼喚我的名字》

西班牙語圖書:《等你呼喚我的名字》

西班牙語圖書:《等你呼喚我的名字》

直接購買

編輯推薦

西班牙銷量突破50萬冊,一年再版8次!橫跨影界與文壇的西班牙傳奇作家“心靈守護者”埃斯皮諾薩療愈之作。比情話更動人的成長獨白,比擁抱更溫暖的當代寓言,在全球掀起“埃斯皮諾薩”效應。

作者簡介

阿爾伯特·埃斯皮諾薩,西班牙知名暢銷書作家,電影、電視劇、戲劇編劇,同時也是演員、導演、工程師。他的人生充滿了傳奇色彩:14歲時被診斷出患骨癌,左腿被截肢,接著又在16歲失去左肺,18歲切除部分肝臟。反復進出醫院、與病魔抗爭10年后,他的癌癥終于痊愈,這場親身經歷被翻拍為美劇《永遠的紅手帶》,在全球掀起“埃斯皮諾薩”效應,使其俘獲大批粉絲,并獲譽“死神知己”。

埃斯皮諾薩驚人的生命力也延續到其藝術創作領域。目前,他已參與創作了25部電視劇、14部戲劇以及8部電影,獲獎無數。此外,他還是《加泰羅尼亞報》專欄作家,電臺節目常駐嘉賓。

譯者:馬功勛,西班牙語教師,曾任警察局、法院、醫院陪同翻譯,業余時間為西班牙華人報社及西班牙語學習平臺撰稿。

目錄

1.如果你喚我,我會放下一切……但你要開口
2.要享受獨自說出的“我愛你”不是件容易的事
3.無人等待的孤獨
4.有時候一對情侶承受的太多,連愛都無法化解
5.當愛迪生呼出最后一口氣時,燈泡會亮起
6.因為走得太急而忘記帶走那個味道
7.表露你從未有過的激動是件有益的事
8.喜歡是現在時,愛是過去時
9.如果你在年幼時迷失,長大后就不會重蹈覆轍
10.紅色手帕遮住了深紫色手帕
11.他們是我的一部分……是我目光的映射
12.所有那些曾被稱為愛的東西
13.在學會走路之前要先學摔倒
14.一只充滿希望的手和一張空白支票
15.第二次進加護病房
16.無法理解別人的眼淚
17.生命的意義之一就是去尋找那些碎片
18.侏儒長成了大人
19.當尋找變成狩獵
20.做自己,還是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
21.兩個兒子
22.你若喚我……我這就來

文摘

11.他們是我的一部分……是我目光的映射

我慢慢地走進加護病房,發現所有人都因我的微弱存在而轉過頭來。
我很害怕,我知道作為一個陪床,我必須跟他在一起,但是這件事讓我感到恐懼。我住進那家醫院只是為了切除扁桃體,從理論上來講,我的旅程應該很快結束,而加護病房可不在我的日程之內。
病房里的其他病人不停地望向我。雖然在那個時候,一個侏儒和一個孩子幾乎沒有什么區別,但我還是覺得他們提前察覺到了我的不同之處。
那個到我房間叫我的護士走在前面,我跟在她后面,感覺就像急于被人帶到一個傳喚者的面前。
從那刻起,我決定低下頭。因為在那個混有叫聲、鼾聲和無聲痛苦的地方,我不想看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。
加護病房以及他們發出的三種不同聲音讓我的汗毛都豎了起來。雖然當時的我還不知道自己有這種才能,但我記得汗毛真的豎了起來。
走到房間的盡頭時,我看見了他。
雖然只過了五小時,可我感覺他好像老了五歲。
他裸露的纏滿紗布的軀體露在外面,身上連著一根呼吸導管。
除此之外,還有十幾根電線從他的身體里導出,仿佛是被取出的一部分。
“你坐在他旁邊,我馬上就回來。”護士說著遞給我一個小木凳。
我拿著木凳,慢慢靠近他的床。在另一張床上,擺放著所有能在他抽屜里找到的東西:帶有燈塔的照片,數字列表,那個奇怪的一半是燈塔一半是單目鏡的簡陋裝置。
他的呼吸很有力,好像有四個人在同時吸氣。
他的眼睛微閉,我猜可能是受了麻醉藥的影響。
他是我認識的馬丁先生,但是好像冬眠了……就像一只被人無情地射殺了無數次的動物一樣。
我沒有立即坐到他身邊,我一只手拿著小木凳,另一只手撫摸著隔壁床上放著的他的東西。
我覺得我是那間加護病房的闖入者,所以害怕坐在他的身邊。
我感覺自己正在侵占那個能看透我的人的領土,試圖理解他的世界,好在這危急關頭能夠靠他近一些。
可是那里沒有其他人,他說過,這些人在他的世界中已經不復存在。
……
我把那些信、照片和那個奇怪的物體放在床邊的一張小桌上,想到這些東西是從另一張桌子移到這張桌子上的,我就覺得有些奇怪。
馬丁先生還是閉著雙眼。他的左手離我很近,手指微微分開。
我讓自己的手靠近他的手,但沒有碰到它,在離他半厘米的時候我停了下來。
雖然他正處在死亡邊緣,但是我還沒有和他熟到要去握他的手。
這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,而事實上卻足夠強烈,因為與此同時我聽到……
“你害怕握住瀕死之人的手,對嗎?”
我嚇了一跳。
我望著他,他的眼睛微微張開,注視著我。
即使他血管中流動的血液像缺少了辛烷的柴油,他眼神中的專注依然如同我剛見到他時一般。在他的身體里,有一種物質在以另一種速度運轉著。
我能感覺到他的無窮力量,但我知道這種力量或早或晚都會停下來。
我朝他笑了笑,然后握住了他的手,一切都出于本能。
“我感覺自己仍有一整個肺。”說著,他摸了摸自己的胸,“這說明某些地方出了問題,對嗎?”
“我也這樣認為。”我緊緊地握著他的手。
“小丹尼,他們跟你說我快要死了嗎?”
“小丹尼”……再也沒有人這樣叫過我。
我看著他,我知道在生命中,有些時候需要說實話,而有些時候則需要謊言……
“對,我知道您快死了。”
現在就是那種必須講實話的時刻,因為我知道,即使我騙他,他也不會相信。

990888藏宝阁开奖资枓